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零九章 一语成谶(1/2)
东京降临之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副会长先生,请问你怎么称呼?”

  此时傅集贤理深处一间干净整洁、姑且能称之为医务室的房间里,他坐在一张椅子上,将左手手臂搁在了一旁的小巧的“手术台”上…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傅集贤理总觉得这玩意看着很像杀鸡宰鱼剁肉的案板。

  副会长已经是身穿白衣、脸上戴着白口罩,整个一副医生打扮了……好在他使用的器械都是当面拆包拿出来的,这让傅集贤理对这里的卫生条件和卫生观念稍稍放心了。

  “如果你是在问我的名字的话……樱庭,我的名字是樱庭瑶。”此时副会长先生把自己的名字告知了傅集贤理……至于这个名字的真伪,那后者就无法判断了。

  “那么请问樱庭先生,你是从哪家医学院校毕业的,有从业资格吗?是专业的外科医生吗?”

  不是谁拿把柳叶刀就能当医生的,傅集贤理干脆也就不旁敲侧击、拐弯抹角了,他直接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。

  “傅集贤先生似乎不怎么信任我,我自认为医术还是很不错的……不过你对陌生人有所顾虑也是应该的,其实这种情况下我更不太应该进行详细的说明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等会,这话听着是不是有点毛病?

  “是这样的,当医生是我小时候的目标,但因为学业、家庭等等因素,我并没有走上这样的职业到了,不过好在有志者事竟成,后来我利用业余时间自学成才,成为了一名出色的一声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出现了,没想到真的出现了,先前不是人为医生这种职业不存在“业余”这种说法吗?可现实总能突破人们的想象,原来“业余医生”是真的存在的。

  甚至傅集贤理还成了这个“业余医生”的病人,真是在大开眼界的同时,心底也哇凉哇凉的。

  傅集贤理用异常无辜的眼神看了一眼同在医疗室中的真中葵、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悠纪华,然后说道,“两位小朋友,接下来的场面可能会比较血腥,所以你们要不要考虑回避一下。”

  “我只怕自己看到的场面不够血腥。”真中葵显然对“小朋友”的称呼尤其不满意。

  “请放心,副会长先生的技术是不用怀疑的。”悠纪华倒是在继续安慰着傅集贤理。

  但放心是不能够放心的,傅集贤理心说要不是我现在走路脚发飘、脑袋发晕,我肯定不会留在这里的。

  然而就在他胡思乱想这种事情的时候,他的胳膊上已经挨了一针,老实说这没什么大的感觉,因为他胳膊上的痛点太多了,再多这么一个也无所谓,不过……

  “你还会麻醉?”

  “懂一点点,也是自学的。”

  “?”

  傅集贤理觉得,要不自己就干脆死这吧。

  “其实麻醉不麻醉已经意义不大了,不过既然刚好有手段可以麻醉,那还是麻一下吧,能减少点痛苦就减少点痛苦,反正也只是局麻而已。”

  没想到这位樱庭先生居然还有“医者仁心”的一面。

  傅集贤理其实不太懂他要手术个什么劲,就算他手臂有的地方撕裂很严重,但那也只需要外创缝合而已,然而当对方开始动手的时候,他就明白了些什么……相比于外伤,他的血管受创情况更为复杂,尤其是腕部动脉,所以外伤缝合确实不算什么,重要的是血管缝合。

  这是一个非常细致的活,而出乎傅集贤理预料的是,樱庭真的技术真的挺不一般的,尽管他不一定能明白细微处的缝合状态究竟是什么样的,但是通过观察对方的动作和态度就可以发现,这人确实有水准。

  感觉缝的时候樱庭随手都能缝出几个花来,蝴蝶结也不是不可以,他的整个手法娴熟的就像是庖丁解……额,这比喻好像不太合适。

  还得说傅集贤理的左手部分其实没什么“内嵌物”,不然的话情况可能会更复杂一些。

  这边手术的同时,另一边傅集贤理也需要输点血。随后就见那个侍女推着一些血包进入了室内。

  “这位先生,请问你的血型是……”

  “b型血。”还没等傅集贤理回话,先一步走到了血包旁边的悠纪华就代为做出了回答。

  傅集贤理:“……”

  他有点不理解这孩子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血型的,不过转念一想,问题应该就出在了悠纪华的“双蛇”上……刚刚在会议室的时候那条蛇咬了他一口,在品了品滋味的同时,似乎顺便分辨出了他的血型。

  “是全血么,安全上有没有什么问题?”

  就算傅集贤理不怎么懂医学,但是外源血液污染的危害性他还是能理解的……总之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,尤其是血液并非来自正规方式的时候。

  “大哥哥,请你放心,我们两人的血型一致,所以用我的血就可以了。”悠纪华似乎从那些血袋里挑出了特殊的几包。

  而她的这种说法,让正在做手术的樱庭真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,然后不动声色的瞥了她一眼。

  然而傅集贤理觉得悠纪华的血液也不一定安全,一方面她是一个随身带蛇的人;一方面她并非普通人类,而是身怀特质;还有一方面则是……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会没事把自己身上的血液抽出来,放在一边以备不时之需么?搁在厨子备菜呢。

  所以他把目光转向了真中葵,从信任度方面来说,葵姐才是傅集贤理最信任的人。而接下来就见真中葵则是对着他点了点头,示意没什么问题……她发现傅集贤理这个人容易纠结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,在他的认知之中把特殊人群与一般人割裂的很开,并且很多时候把立场放在了一般人那边,对特殊人有着很强的警惕心。

  有时候这种警惕心当然很重要,但也有时候它压根无所谓,问题不能一概而论……总体上来说,大家都是人类,压根没什么物种隔离,输个血能有是什么问题。

  就算傅集贤理被刚刚的“血凝术”吓了一跳,但实际上发动血凝术的血液都能认为是普通血液。

  真中葵哪里知道这时候傅集贤理满脑子想的都是“欢迎来到血疗之乡亚楠镇”之类的东西。

  不过既然真中葵已经点头了,那输血也就开始了。随后傅集贤理并没有感受
为您推荐